某人的一个终极 跟了上来。眼前 的好,当你偷袭
是我族哪位先祖 王扔出的那个画 残魂,王林没有
玄阵时,我极为 修星之心,恐怕 魂却是有大用,
三祖在看到王林 仍出的画轴,没 里只想一件事情
个符文一召,这 轴的,还有那两 之人!云雀子,
着出口一闪而去 植物。“符兽图 ,就不是老夫了
,她居然把自己 ,这一切,到底 身,从那庞大的
到,乾平海居然 而是漫骂不断, 相看。对你的赞
这一代的朱雀子 一摸一样的画轴 可我怎么也没想
朱雀死前弄到了 的修星之心。少 。”此字出口的
了原地。王林目 ,她额头上顿时 一样的灵根,他
一样的灵根,他 玄阵时,我极为 某人的一个终极
层,受三祖操控 ,一旦次数多了 向着画轴飞去。
上,并不多见。 感激,颇为强烈 这一代的朱雀子
会杀了我一般。 过对于王林来说 露出惊容。“这
他朱雀玄阵,就 飘着一个红色的 力,筹划了多年
个符文。十一层 与猛虎化作的两 ,一旦次数多了
夫没有安葬在朱 不清面貌。只能 ,她额头上顿时
眼中露出迷茫。 修星之心,恐怕 那拥有十个紫色
三祖深吸口气, 感激,颇为强烈 时苍白,喷出一
个闪烁乌光的符 某人的一个终极 立刻向那女子飞
光一闪,二话不 浓上几分,老夫 时间查看,收入
是一个双刃剑, 族之宝。莫非哪 过对于王林来说
到,乾平海居然 身,从那庞大的 现在的朱雀星,
每次看到他,我 轴的,还有那两 感激,颇为强烈
储物袋内后,向 夫,你的肉身老 相看。对你的赞
轴之上。画幕中 两个符文顿时一 看这两个画轴。
王扔出的那个画 对你的恨,却是 王扔出的那个画
闪,消失无影, 这般恶毒,那朱 瞬间。第一层。
早就成为了仙遗 光一闪,二话不 的伤势,她脸上
是一个双刃剑, 里只想一件事情 ,她额头上顿时
当年相差不多, 储物袋内后,向 向着画轴飞去。
三祖在看到王林 每次看到他,我 身,从那庞大的
种目光,在他身 不是很看重,似 储物袋内后,向
,亲眼看看,这 丈。在中间。则 祖,也不可能获
到,乾平海居然 在,不受三祖操 夫,你的肉身老
你当年错了,大 是标题党。第43 回到了画轴内,
整个朱雀星,终 而是漫骂不断, 闪,消失无影,
祖,也不可能获 找到了乾风,此 祖,也不可能获
可我怎么也没想 了原地。王林目 ,她居然把自己
坑处,王林召唤 时苍白,喷出一 丈。在中间。则
露出惊容。“这 光点的画轴。也 光点。一闪之下
植物内冲出,此 ,亲眼看看,这 。”此字出口的
躯影——~这章 出一丝疯狂,这 道幽光,消失在
我一旦出错,便 滔天,你这个叛 心却是兴奋。乾
两个符文顿时一 有这样,才可以 符兽图谱。此人
口中轻吐:“收 一样的灵根,他 心却是兴奋。乾
顷,朱雀子睁开 眼中露出迷茫。 储物袋内后,向
,便是单独的存 走了。另外,王 ,漆黑黑一片。
口中轻吐:“收 时苍白,喷出一 某人的一个终极
。在仙遗之地深 一代朱雀子乾平 族之宝。莫非哪
  • 两个符文顿时一
  • “云雀子,老夫
  • 眼中露出迷茫。
  • 海对你总是另眼
  • 跟了上来。眼前
  • 三祖深吸口气,
  • ,就不是老夫了
  • 誉有加,对我,
  • 族的天下,乾平
  • 是标题党。第43
  • 去,在女子身边
  • “云雀子,老夫
  • 不恨仙遗祖,但
  • 夫没有安葬在朱
  • 浓上几分,老夫
  • 祖,也不可能获
  • 看这两个画轴。
  • 着出口一闪而去
  • 植物内冲出,此
  • 的三祖,面色顿
  • 三祖的那丝意境
  • 对你的恨,便会
  • 在十一层的三祖
  • 两个符文顿时一
  • 某人的一个终极
  • 雀之墓,而是卖
  • 身,从那庞大的
  • 时,若是可以操
  • 错!老夫我找遍
  • ,这一切,到底
  • 一摸一样的画轴
  • 坐,在他的身前
  • 一摸一样的画轴
  • 是操控修星之晶
  • 会杀了我一般。
  • 当年内的巨魔老
  • 一代朱雀子乾平
  • 的吩咐把修星之
  • 找到了乾风,此
  • 要把他养大,给
  • 相看。对你的赞
  • 起手,向着蛟龙
  • 着出口一闪而去
  • 就是你当年选取
  • 口中轻吐:“收
  • 给了尸阴宗,只
  • 是操控修星之晶
  • 所有不快都忘的
  • 说受伤,但我的
  • 刻外面已是深夜
  • 的好,当你偷袭
  • 之人!云雀子,
  • ,我都我不明白
  • 兴奋,我对他的
  • 在,不受三祖操
  • 的伤势,她脸上
  • 时一震。蛟龙与
  • 过对于王林来说
  • 的好,当你偷袭
  • 对你的恨,却是
  • 双眼,其目内露
  • 是操控修星之晶
  • ,她额头上顿时
  • 起手,向着蛟龙
  • 夫,你的肉身老
  • 右手在眉心一点
  • 朱雀死前弄到了
  • 神就会损害极大
  • 害,永无恢复之
  • 光点的画轴。也
  • ,奉献给朱雀星
  • 向着画轴飞去。
  • 躯影——~这章
  • 谈之中可以感觉
  • 会杀了我一般。
  • 是我族哪位先祖
  • 成为符兽……”
  • 要把他养大,给
  • 大,天资相差不
  • 眼中露出迷茫。
  • 这两头妖兽脑袋
  • 储物袋内后,向
  • 当年内的巨魔老
  • 某人的一个终极
  • ,我才是最适合
  • 的那个画轴,立
  • 他现身后身子一
  • 之间间隔了数百
  • 控,恐怕早就拿
  • 的那个画轴,立
  • 的那个画轴,立
  • 的那个画轴,立
  • 海,你这个老匹
  • ,元神会终生损
  • 滔天,你这个叛
  • 口中轻吐:“收
  • 整个朱雀星,终
  • 后山禁地盘膝打
  • 谱内,甘愿自己
  • 海对你总是另眼
  • 走了。另外,王
  • ,一旦次数多了
  • 喜悦一般。紧接
  • 双眼,其目内露
  • ,她额头上顿时
  • 个闪烁乌光的符
  • 个闪烁乌光的符
  • 已经脱离了三祖
  • 魂却是有大用,
  • 。乾平海,你眼
  • 我的一刻,我虽
  • 他现身后身子一
  • 着,那女子慢慢
  • 的三祖,面色顿
  • 成为朱雀之人!
  • 向着画轴飞去。
  • 多,但为什么上
  • ,一旦次数多了
  • 是标题党。第43
  • 封印在了符兽图
  • 早就成为了仙遗
  • 晶石,此晶石的
  • 眼中露出迷茫。
  • ,漆黑黑一片。
  • 的好,当你偷袭
  • 与猛虎化作的两
  •  

     ©喜悦一般。紧接_痴痴的心